救新聞

[ FB分享 ] [ LINE ]

//
2018 / 09 / 12

107.9.12 救國團無語問蒼天

配合黨產會規定,卻遭指責僵化漠視消費者權益   黨產會昨日透過特定媒體表示:救國團應自行挪用許可經費辦理退費,不能僵化以「額度用罄」為藉口,漠視消費者權益。    台中市議員候選人11日質疑朝馬運動中心沒有預備金處理退費事宜,受託營運的救國團表示,朝馬運動中心暫停退費經黨產會來文同意勻撥其他單位額度後,目前已恢復正常退費作業,相關協調過程及處理進度,也即時向台中市政府體育局詳盡說明該中心對於民眾運動消費權益之維護已善盡職責。     救國團表示,黨產會審核救國團運動中心的退費申請,是採個別單位額度來核定,並未准許不同單位間彈性匀撥。黨產會原核定該中心9月份可動支的退費金額為61萬元,未料8月23、24日因豪雨停班停課,適逢中心暑期兒童營隊期間,致使退費人數突然暴增,朝馬中心考量如繼續退費,恐因超過核准金額,致遭黨產會處以1至3倍罰款,乃於9月7日(五)上午緊急聯絡黨產會請求同意增加核准額度,因黨產會未立即核准,不得已於當日晚間緊急在現場及網站(載有中心電話及信箱)上公告暫停退費訊息。俟救國團於9月10日下午收到黨產會公文同意勻撥其他單位退費額度後,該中心立即連繫退費民眾,並傳簡訊告知,即日起可至該中心辦理退費事宜。   救國團表示,當初向黨產會申請退費預算,黨產會是一個單位一個單位審查,且常要求補件,例如金山活動中心等5個中心被黨產會來函要求補件。因此,救國團均按其規定,小心翼翼不敢輕舉妄動,擅自從其他單位款項勻撥,以免被罰款。直至週一因民眾打電話至黨產會抗議,黨產會才發文給救國團允許勻撥其它單位之退費額度,卻將責任推給救國團認為「僵化」,真是無語問蒼天,更讓民眾看得滿頭霧水,表示「都讓你們說就好啦!」。     黨產會強制監管救國團所有的支出,包括民眾、義工捐款、消費者退費款等,不僅讓員工人心惶惶,也讓社會公益蒙上陰影。再者,黨產會對於救國團往常舉辦之公益活動或學生活動進行嚴格審查,甚至毫無根據、任憑臆測,僅憑宣稱該等活動與過往營運情形有不相符合,而不斷要求提供資料。充分顯示其對救國團進行之不當審查,明顯濫用行政權,違反不當聯結禁止原則,對於救國團結社自由及言論自由之限制莫此為甚。

2018 / 09 / 11

107.9.11 救國團新聞稿

 時代力量台中市議員候選人於今日(11)上午在台中召開記者會,質疑該中心為何沒有預備金可以處理退費事宜? 並指稱朝馬運動中心每年定額權利金只有50萬元。並謹說明如下:   一、朝馬運動中心各項退費作業,經黨產會同意勻撥其他單位額度後,目前已恢復正常退費作業。       上周五(9月7日)因該中心退費金額達58萬4千元,已快超過9月分申請61萬元上限,如繼續退費恐因超過核准金額被黨產會處以1-3倍罰款,經緊急連絡總團部,總團部立即緊急連絡黨產會承辦人,希能緊急申請同意提高退費額度,惟該承辦人上周五與本周一上午請假,無法處理。朝馬中心除現場告示外,亦於官方網站(載有中心電話及信箱)上公告暫停退費作業。俟9月10日收到黨產會公文同意勻撥其他單位退費額度,並要求在9月17日前提報朝馬運動中心退費單據與詳細明細資料後,該中心立即連繫退費民眾,並傳簡訊告知,即日起可至本中心辦理退費事宜。   由於黨產會同意勻撥其他單位退費額度,該中心應能確保市民運動消費  權益。  二、朝馬運動中心每年需繳交台中市政府2項費用,包括:  (一)營運權利金:年營業額未達5,000萬元時,繳交50萬元權利金,如超過須另繳交超額權利金。 (二)土地年租金:每年1,123萬2千元。     另該中心除於開館時承諾投資2,100萬元外,每年須再投入龐大設備修繕、管理費用,以維護場館正常營運。

2018 / 09 / 11

107.09.10救國團新聞稿

 針對黨產會委員日前(8月24日)透過媒體,公開指謫行政法院撰寫釋憲聲請書的內容還比不上大學生的報告水準,黨產會又於上週四(9月6日)公開宣示,會與救國團進行「長久戰」,將救國團視為「敵人」,企圖趕盡殺絕。除了顯示黨產會對於司法的極度藐視外,更使救國團數十年來藉由各種公益服務所照顧的身心障礙者、老人、偏遠地區青少年及新住民等社會弱勢族群,成為政治鬥爭下的無辜犧牲品。   自黨產會違法作成認定救國團為附隨組織的處分後,救國團的每一項公益活動,包含「一般公益活動」、「離島民眾醫療權益」,以及救助南部大水災民的「緊急公益活動」,都必須黨產會審核同意後,才能辦理,不僅等於實質接管救國團,在法律上亦構成對於人民團體結社自由及表現自由的事前審查。此種藉由財產處分審核權而實質接管人民團體,且「長期」、「全面」對於結社及言論(表現)自由的事前審查,正是民主國家最嚴重,也最不能容忍的侵害人權方式。   以不久前的救助八二三南部大水災民為例,救國團在8月27日即已緊急向黨產會申請動用80萬元的愛心急難扶助基金,希望提供受災戶及時救助,但黨產會遲至9月5日才發函核准動支,甚至表示只是審查幾天而已、災民也不差這一點急難救助金,並且要求救國團必須提出「更血淋淋的案例」。受到嘲諷蔑視的除了救國團之外,對於原本可及時獲得幫助的民眾,黨產會也沒有絲毫同情憐憫之心。   我國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44號解釋曾明確指出,「事前」的言論審查或限制,具有「凍結」言論的效果,嚴重性尤甚於「寒蟬效應」,是對言論自由最嚴重的侵害,僅有在「極為例外」的狀況下才可能允許,例如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可能遭受明顯立即的緊急危難,或是政府能證明是為了避免國家安全遭受極端危險,否則即構成違憲。   結社自由在日本及歐美各國,普遍被視為「集體的表現自由」,或是「民主基本權」。因為結社自由原本就具有個人表現自由的性質,且透過結社自由,可以形成團體的意思,並將該意思表現於外部,故德國學界稱結社自由為「雙面的基本權」。結社自由在意見的形成、維持及傳播上,實為民主國家所不可獲缺的重要基本權利。   事實上,救國團早在106年4月19日,即已提出最近十年經會計師簽證的財務資料予黨產會,黨產會在舉行第二次聽證(106年10月24日)後續的調查過程中(107年7月17日),也曾經約詢救國團的簽證會計師,足以證明救國團沒有一塊錢流入任何政黨或政治人物。救國團數十年來在數十萬名志工、義工的無私奉獻下,從事各項公益活動,從不曾涉及任何政治或競選活動,不僅與黨產條例「建立政黨公平競爭環境」、「健全民主政治」的立法目的無關,更不可能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造成明顯、立即的緊急危難,更遑論使國家安全遭受極端危險。   我國解嚴至今已超過三十年,中央政府甚至已歷經三次政黨輪替,與兩德統一時,東德的德國統一社會黨(SED)於1990年代迅速瓦解倒台,當時有相關情資(證據)顯示共產黨的高官要員,正欲攜帶財產潛逃出境的情形,無論是在時空背景和民主法制的運作成熟度下,都明顯有所不同,不能相提並論。更何況,黨產會在排除法官保留原則下,透過單方行政處分實質接管人民團體,不僅不區分團體性質與活動目的究竟是營利或公益,亦不論財產「取得來源、時間先後、金額大小」,一律行使審核權,對於人民團體的結社及言論自由進行事前審查。公權力侵害人權之程度,實莫此為甚。   我國的民主法治得來不易,如公權力可以如此掏空結社自由,並對言論自由為「長期」、「全面」的事前審查,則權力分立與相互制衡的憲法基本原則,以及憲法保障人民權利的功能,可謂已被摧毀殆盡,名存實亡。

2018 / 09 / 10

07.9.9救國團新聞稿 -思辨正義應加...

  黨產會委員昨天(9月8日)透過特定媒體表示,蔣介石在中常會指示全文為「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為國防部所屬單位之一,亦為黨內重要青運機構。今後對重要工作之策劃與執行,均應先呈報中央,接受黨的領導,冀以增進青運工作之效果」。委員質疑,救國團聲明卻刻意「剪掉」,不提「今後救國團對重要工作之策劃與執行,均應先行呈報中央,接受黨的指導,冀以增進青運工作之效果」後面這段話。   救國團表示,9月7日新聞稿係因不想失焦,僅針對該委員擷取「救國團在黨內為本黨最重要的青運機構」而澄清,並非刻意「剪掉」後段話。   事實上,本段話全文為:「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爲國防部所屬單位之一,亦爲黨內重要青運機構。今後對重要工作之策劃與執行,均應先呈報中央,接受黨的領導,冀以增進青運工作之效果。」    針對後段內容—「今後・・・,均應先」之真意是,希望救國團未來應該向黨報告,也就是說,救國團在之前沒有向黨做報告,所以蔣介石才會希望未來救國團要這樣做。    民國46年8月7日當時擔任總統蔣中正主持國民黨七屆380次中常會發表「救國團應注意培養青年之合作精神」演講中談及本段文字,惟查,救國團當時係屬政府機構,國民黨為當時執政黨,前總統於執政黨中常會自不免就政府組織運作有所表示,實不足為奇。    再者,僅以61年以前總統之「一次性發言且係個人主觀期許」為證據,而無視各項政府公文書相反證明、主管機關相反證詞,及司法院相反定讞判決,即認定救國團是國民黨附隨組織,進而凍結人民全部財產,無疑係過度延伸,缺乏具體憑據,明顯不符證據法則、論理法則與經驗法則。 早期救國團與國民黨沒有直接關係,而是有共同的立場與任務  當時國民黨是執政黨,其政策、理念依憲政運作成為國家的政策與立場,而政府部門遵循之,並開展工作、完成任務。救國團與國民黨早期在政策上所形成的關係,就是建構在這樣的憲政運作上。因此,兩者雖然沒有直接的關係,但在憲政運作上卻產生共同的立場與任務。黨產會一再援引蔣氏父子的言論、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會議紀錄等有關救國團應遵循中國國民黨政策、或接受中國國民黨政策指導的材料,也都應置於這個憲政運作下黨政關係的脈絡來耙梳其意義,而不宜逕自解讀為兩者之間有直接與必然的隸屬關係。否則不論過去或現在的各級機關、團體、學校、農會、漁會、工會、婦女團體、工商團體等,均可認定為執政黨的附隨組織。

2018 / 09 / 7

107.9.7黨產會斷簡殘篇,惡意栽贓最...

 黨產會委員昨天透過特定媒體表示,當年國民黨總裁蔣介石在中常會上已明確指示,「救國團在黨內為本黨最重要的青運機構」。   救國團表示這是黨產會斷簡殘篇,惡意栽贓最典型的例證,謹說明如下:    一、此段全文是—「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在社會為國防部所屬單位之一,在黨內為本黨最重要青運機構」。蔣中正前總統說救國團為黨內重要青運機構,但也同時說「救國團為國防部所屬單位之一」,蔣前總統可能有以黨領政的觀念,但他的說法證明救國團是隸屬國防部的政府組織,除非黨產會認為國防部也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因而認定救國團是附隨組織。黨產會不能脫離背景脈絡,片斷擷取隻字片語即認掌握歷史全貌。  二、救國團前副主任胡軌在救國團成立兩周年(民國43年)時,對外公開發表:「本團是屬於政府的機構,對國民黨當然和對其他黨派一樣的沒有任何直接關係」。最高法院於民國105年已判決確認救國團在民國41年至58年間為政府機構,具有既判力,而政府機構當然不是附隨組織。黨產會不能僅憑蔣前總統「一次性發言」的記載,沒有任何政府公文書的佐證,更漠視內政部在立法院的作證-「救國團不是國民黨附隨組織」,也不須經法院判決,就凍結人民的財產。   三、事實上,在救國團成立初期,臺海兩岸分治的政府仍然處在敵對狀態,戰爭的情況還在持續。在這段期間的確還數度爆發軍事衝突,這時,國家總動員愈能深入社會各界,能量就愈大,所以執政黨的動員是全面性的,救國團顯然就是因為承負青年動員,而被寄予厚望。這也就是黨產會引用蔣中正所云救國團為黨的「重要青運機構」之時代背景。但是,青年動員,畢竟只是執政黨各項動員的一環而已。例如國民黨中改會於民國41年第392次會議通過「健全各種青年團體與黨的基層組織配合推行總動員工作實施辦法」的同時,也通過:     (1)改進臺灣省各級農會暫行辦法。     (2)健全工會組織與黨的基層組織配合推行總動員工作實施辦法。     (3)健全工商業團體與黨的基層組織配合推行總動員工作實施辦法。     (4)健全婦女團體基層組織加強黨的領導推行總動員工作實施辦法。             可見,救國團同農會、工會、工商業團體及婦女團體等社會組織一樣,都是動員的對象,皆非國民黨的隸屬機構。儘管當時的工總、商總、漁會、農會、各級工會等主要幹部,甚至學校校長,多具有國民黨籍,且參與例行黨務活動,重要的社會組織,也都曾經至中國國民黨的中常會報告,接受國民黨政策指導,但是,他們都不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同樣的,救國團部分人員個人具有黨籍,或與國民黨有聯繫,都不能作為救國團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之判斷基準。

2018 / 08 / 28

107.08.28前進災區比總統快 民間救...

823豪雨重創南台灣,民間團體包括慈濟、紅十字會及救國團等都投入救災及協助災民工作,其中慈濟志工已在嘉義、台南、高雄共發放2萬3268份熱食,動員超過2900人次。紅十字會則針對嘉義布袋、義竹地區40件毛毯、80件睡袋,並和嘉義縣社會處保持聯絡,以便隨時提供協助。救國團也在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屏東等救國團團委會,昨起開設救災中心協助災民。   慈濟基金會說,8月23起南部慈濟志工動員進行防災、救災工作,自8月24日到26日晚上6點,嘉義、台南、高雄的慈濟志工共發放2萬3268份熱食,269個生活包、68床福慧床、171條毛毯、安心祝福禮1258份等,動員超過2900人次。   其中嘉義、台南慈濟志工自8月24日起,涉水進入淹水地區送熱食,水深地區在國軍出動軍車協助運送。許多民眾一樓淹水,慈濟志工用竹竿、繩索等,將便當送給在二樓等候的鄉親。   8月26日起,嘉義、台南地區慈濟志工陸續到水退地區進行安心家訪,帶著安心祝福禮慰問受災鄉親,並提供慈善物資卡,讓鄉親可以到超市購買民生用品應急。   另外,嘉義大林慈濟醫院自8月24日起,除了協助準備熱食,賴寧生院長與副院長們、院內醫護人員等,也到災區送餐、了解需求。大林慈院醫療團隊發現許多鄉親因身體接觸髒水引發皮膚病、溼疹,或涉水時受傷,醫療團隊協助清理傷口、避免感染。更準備藥物,提供給因撤離而來不及帶走藥物的慢性病患者,慈濟醫院醫師協助往診確認,提供幾天份的藥物。   27日起在當地公所請求下在東石鄉衛生所展開一周的義診,並在部分定點協助義診,服務受傷的救災人員、鄉親。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賑濟處統計,高雄市目前僅桃源區強制撤離,屏東地區並未發出協助需求,中南部各分支會皆處於整備、評估狀態,可隨時提供物資等人道救助,協助地方政府撤離安置及收容作業。 紅十字會目前已提供嘉義布袋、義竹地區40件毛毯、80件睡袋,並和嘉義縣社會處保持聯絡,以便隨時提供協助。總會會長王清峰指示,紅十字同仁要特别照顧受災弱勢家庭,若因淹水而導致生活必需品及設備損壞,可調度、善用花蓮誠信園區床組、棉被、枕頭、冰箱、桌椅及淋浴間等相關物資。   救國團則是災情較嚴重的雲嘉南高屏等救國團團委會,昨起就開設救災中心,接受並轉送各界捐贈物資,若有災民需要水或食物,可通知當地各團委會致送相關物資。連絡電話:雲林縣團委會05-5322319、嘉義團委會05-2770482、台南市團委會 06-2223421 、高雄市團委會07-2013141、屏東縣團委會 08-7361084。 (洪敏隆/台北報導)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827/1418807/

2018 / 08 / 17

107.08.09算救國團 團委會叫屈(中時...

黨產會認定救國團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名下56.1億元資產,原則禁止處分,花蓮縣團委會總幹事曾祈勝8日上午強調,救國團在地方多年持續舉辦有益身心、和諧社會的活動,黨產會不該如此搞得人心惶惶。 「到底還有沒有頭路?」8日上午,曾祈勝一進辦公室,就聽到員工相互探詢的聲音。他表示,有智慧的執政者應海納百川,而不是非友即敵的作法,撕裂社會的和諧。 曾祈勝以花蓮學苑為例表示,每年提供上百床供偏遠學生住宿,目前一學期才7200元住宿清潔費,折算下來一天才48元,學苑雖採自給自足的模式,但設施改善等不足費用仍由總團部負擔。 0206花蓮大地震發生後,花蓮救國團是第一個送棉被、礦泉水、睡袋到災區的單位,同時提供學苑讓災民免費盥洗,並充作國軍救災指揮中心。而83年成立的青年育樂中心目前充作辦公廳舍,以及運動類育樂活動教室。 「不只救災濟貧救國團不落人後,培訓出大批的義工幹部,都是深入基層服務的尖兵!」曾祈勝說,救國團推出相當多的活動,如文藝營、品格營、領袖營等,豐富多元;義工群也常主動關懷失智老人、心智障礙孩童,淨灘、掃街、擦拭反光鏡等服務樣樣來。 「深信4、5年級生對中橫健行活動最是有感!」曾祈勝表示,當時年輕人的大夢是,中橫健行、攀登玉山、單車環島,中橫公路佳景天成,是培養愛鄉惜土精神最佳地點,健行路線從德基水庫開始,沿途經大禹嶺、觀雲、慈恩、洛韶至天祥,每晚都有主題活動,讓參加學子留下畢生難忘的回憶。 曾祈勝指出,救國團不只有存在的必要,甚至應發揮光大,讓學子多多參與發洩精力、迎向大自然的正向活動,遠離飆車、吸毒。惡意清算救國團,彷彿清掉中老年人美好的回憶、青少年健康的場域,太不智了!   https://reader.turnnewsapp.com/cti12/20180809/iaa2a508/q1rjmtjfmjaxoda4mdlfqtjfna2/share#.W2zJ6oUYrJs.lineme

2018 / 08 / 17

聯合報社論/黨產會已是「準違憲機...

黨產會日前宣告救國團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推定其財產為不當取得,凍結全部資產。這項處置,與黨產會過去處理國民黨黨產和婦聯會雖無不同;但影響範圍更大,認定卻更含糊,讓人深刻體會黨產會這隻「憲政怪獸」已到了必須阻止其橫行的地步。 救國團遭凍結的五十六億餘元資產,雖遠遠不及國民黨或婦聯會,但影響所及,包括它經營的青年活動中心、運動中心、立案補習班等,員工、消費者以及退休人員加總恐達百萬之眾。在各項經費都需要黨產會核准才能動支的情況下,要說這對相關人員權益沒有影響,是自欺欺人。 論本質,救國團與國民黨或婦聯會完全不能相提並論。國民黨是政黨組織,且實際長期掌握執政權;婦聯會資產和組織龐大,內部運作諱莫如深。而救國團近乎是開放的民間組織,其員工或消費者也多為一般民眾,而不是政黨或政治人物。這樣的平民組織,竟也成為黨產會侵害的對象。 仔細追究,其間更有問題的其實是黨產會。它形同一個「超憲法」組織,只要遭其認定與「不當黨產」沾上邊,即可任意剝奪人民或團體的財產。在黨產會這樣超憲機構的橫行下,我國憲政體制已增生變形為「六權分立」,不但超越行政、司法與立法,更罔顧憲法對人民基本權利的保障。再說,黨產會是選擇性調查,也是選擇性執法。例如,對於李登輝掌權時期的國民黨一概放過;對於落入其他政黨手中的國民黨黨產如台苯也略而不提,這都私心畢露。 黨產會權力如此龐大而不受節制,在立法階段即有不少學者提出警告,認為其違背法理之處甚多。包括自證無罪、追溯時效以及限縮財產權之保障等,都對法治運作產生重大斲傷。及至《黨產條例》正式上路,監察院也據此向大法官聲請釋憲;與此同時,國民黨也針對黨產會的處分逐一提出行政訴訟。今年六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簡稱「北高行」)在審理國民黨中投、欣裕台附隨組織行政訴訟案時,也以《不當黨產條例》相關條文有「違憲」之虞,向大法官會議聲請釋憲。 「北高行」聲請釋憲的理由,涵蓋黨產會的設立、職掌、黨產條例對政黨、附隨組織的定義,以及黨產會的調查、處分權力行使,可說是對黨產會及黨產條例的合憲性提出全面質疑。其中,只要有任何一點成立,黨產會的所有處分都可能無效。北高行聲請釋憲後,黨產會將「不當黨產」收歸國有的處分,實際上已全部停擺,所有訴訟幾乎全面停止。黨產會對遭其認定為「不當黨產」、「附隨組織」的聲討與處分,只能透過蔡政府相關行政、金融機關的配合,才能發生作用。 可以想見,除已裁定的國民黨、婦聯會、救國團,包括未來三中案、革實院案等關係人都不可能對黨產會的處分束手就擒,而將訴諸行政訴訟。在行政訴訟因釋憲案暫停的情況下,黨產會與被「推定」為不當黨產擁有者兩方,等於是在武器全然不對等的情況下作戰:一方可以任意運用行政權霸凌對方,另一方在釋憲結果出爐前則完全沒有對抗的武器。這難道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應有的運作樣態嗎? 因此,我們認為,基於對人民基本權利的保障,在釋憲結果出爐前,黨產會不應再對任何團體、個人做出處分。這並不表示黨產會必須完全停止運作,至少調查程序仍可繼續進行。否則黨產會一再依據涉及違憲的法令侵犯人民和民間團體的基本權利,不僅與其主張的正義背道而馳,未來也必遭反噬。 監察院聲請釋憲已近一年半,北高行聲請釋憲也已兩個月,大法官會議也不應再拖延,而須盡快對黨產條例是否合憲作出解釋。司法是否獨立於政治之外,也將受到公評。 https://udn.com/news/story/7338/3313942

2018 / 08 / 14

107.08.10救國團資金合法 組織跨黨...

黨產會認定救國團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救國團主任葛永光9日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救國團是跨黨派的組織,黨產會將全面凍結56.1億元資產,財產恐將收歸國有,但56.1億元資產包含納稅款、員工退休金等項目,負債約11億元,另用於急難救助、獎助學金及急用準備基金等部分,則約為19億元,至於依法登記的不動產約26億元,款項使用並無不法。 凍結資產 消費權益何在 尤其救國團開設的活動與課程,學員繳交的學費、門票、膳宿費,若要退費還要經過黨產會同意,葛永光反問:「這是消費者權益,跟黨產會有什麼關係?」 另外黨產會質疑救國團實際公益支出只有177萬,葛永光說,177萬元是用於獎助學基金及急難濟助基金孳息支出,並且實際各項公益支出,均在各單位工作經費項下支應,106年受益人數約120萬人,使用經費約1.4億元,黨產會認定財務情況,只憑財務報表,並沒來詢問,任憑特定媒體抹黑,對民意權造成很大的傷害,「他們早有定論,所有程序,只是做樣子給別人看。」 國民黨發言人洪孟楷昨天也出示一份1963年的黨務工作報告指出,當時國民黨是以「輔導」的立場協助救國團等組織,這就像過去也曾輔導中華民國會計師公會與律師工會一樣,「難道這些都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他說,黨產會胡亂認定,顯然只是為了侵占救國團財產。 洪孟楷指出,58年前,救國團屬政府機關,隸屬國防部總政治部,這是黨務與行政部門分開的事實,「救國團與國民黨並無任何附屬、隸屬、從屬等相關」。 輔導團體 也要面臨清算 洪孟楷更說,國民黨第九次代表大會黨務工作報告,內容明確指出國民黨是以「輔導」的立場和高度,對國內各團體、組織給予協助。而且,在同一本報告上的「一般民運」工作中,國民黨當時也輔導宗教團體、社會性團體、學術團體與國際團體,如果黨產會的說法能成立,「難道這些團體也能算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