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消息
2017 / 04 / 12

救國團主任講詞

勇於承擔 再造輝煌

葛永光

接任救國團主任講詞 106.3.9

白召集人、總團部和台北市、新北市的同仁,大家早安!

    謝謝召集人的看重,讓我有機會承擔這個重責大任。我和白召集人是舊識,知道他是一位充滿理想、具正義感、又有滿腔熱誠的學者型政治家。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有他擔任召集人,是救國團之福,相信在他睿智的指導下,本團一定能度過難關。

    其次,我也要特別向李名譽召集人鍾桂博士表達由衷敬意。她是我的老師,又是我在團裡的長官,她生命中多數的時間都奉獻給救國團,救國團成功轉型成一個社會公益團體,而且奠定了今天厚實的基礎,她居功厥偉。

    當然,我還要感謝各位同仁及所有離退先進和義工們的支持。許多指導委員、離退先進和義工們,知道我要接任主任,都打電話給我打氣、勉勵,讓我心中充滿了溫暖。我要跟大家說的是:「謝謝你們!我回家了!你們都好嗎?今後我會和大家一起奮鬥,同甘共苦,共同越過所有可能的障礙,再造救國團新的輝煌歷史。」

    人生有很多轉折,這次最令我意外。其實,我目前肩上已承載許多責任,但在救國團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與困境時,當召集人誠懇的邀請共赴團難時,我想到經國先生說:「『疾風知勁草』,『時窮節乃見』,我們一個人,在這危難的時候,就要表現出英勇的『忠義』來。」於是,我選擇勇於承擔,願意放棄其他的責任,做一個小戰鬥兵,與全團夥伴們一起奮鬥,帶領救國團度過難關,邁向顛峰。

    我在民國74年返回台大任教後,即應邀在救國團許多營隊擔任輔導教授。民國75年11月在帶領青訪團訪美成功回國後,應潘振球主任邀請擔任總團部學校組組長,時年32歲。後來,潘主任曾對我說:「永光,你是經國先生晚年最後一個被延攬進團的年輕學人。」潘主任之後,李鍾桂博士接任主任,這期間,救國團的指導委員會召集人是李煥先生,加上宋時選先生,這些長官的理念和作風,都對我日後的人格成長與人生觀的建立,有很大的影響。

    在救國團期間,我學到了無私、無我,體會到:「無我乃大,不息則久。無愧為安,育人是樂。」因此,過去幾十年,我從不與人爭,能舍則舍。救國團的工作和學校教書一樣,都是在教化青年,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亦樂乎。救國團的幹部,絕大多數都是不爭,無我,以育人與助人為樂。這是救國團能贏得青年和義工信任與支持的重要原因。

    我很喜歡救國團「親切、自然、實在」的作風。老主任經國先生等人都有這樣的特質,他們讓人喜歡與之接觸,讓人從心裡尊敬他們、願意與他們親近。救國團過去強調做實事,不要虛浮,不要在文字或數字上造假或誇大,要摒棄文書政治和官僚主義,要從真實中找出自己的缺點,精益求精,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我們也要從真實中,建立自己的自信,相信救國團這個金字招牌,是青年的領航者,領導青年,服務青年,捨我其誰!

    當然,我認為救國團最重要的特質就是服務。「我們為青年服務」是本團存在最重要的任務。因此,建立服務的人生觀,不僅是個人,也是本團人格特質的必要條件。但是,「我們為青年服務」的目的,是要「青年為國家服務」,這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救國團是一個教育的團體,我們為青年服務,不是在討好或拉攏青年,而是在服務和教育的過程中,讓青年成長、成熟,並且培育青年的愛國意識和未來為國服務的技能,讓他們未來有意願也有能力為國服務。

    救國團的服務是「公僕式的服務」,救國團的領導是「公僕式的領導」。聖經上說:「領導者是僕人」(路加福音二十二章:25-27節);曾任AT&T主管的葛林利夫(Robert Greenleaf)曾寫過一篇論文:「僕人型的領袖」(The Servant as Leader),都強調領導者應像個僕人,盡心盡力的為民眾服務。救國團歷任主任,都發揮出這種「公僕式領導」的特質,彎下腰來為幹部、為義工、青年服務,服務就是領導。民間有句非常貼切的諺語:「低頭的是稻穗,昂頭的是稗子」。越成熟越飽滿的稻穗,頭垂得越低。只有那些稗子,才會顯擺招搖,把頭抬得老高。同樣,成熟的人,都是謙虛的。他不會剛復自用,自是而他非;他能容納眾言,如大海容納百川,集眾人的智慧為大慧,化眾人的小力為大力,他是清廉的、儉樸的、能犧牲奉獻,不以權謀私,如此,才能辦成大事。我們前人留下的這種「公僕式領導」的理念與作風,已成為救國團組織文化非常重要的內涵,值得我們認真學習與發揚光大。

    我認為救國團還有「不送禮」、「不關說」、「不奢華」的「三不」文化。今後,我希望這「三不」文化能繼續延續下去。團內同仁不要向長官送禮,不要透過關係向長官關說人事,辦活動、宴客都要以簡約為原則。希望救國團能成為社會的表率,也成為社會移風易俗的典範。

    我也期許救國團成為變革、創新的領導者。這是一個變遷快速的時代,如果我們不能變革、創新,我們自然會被時代的巨輪所淘汰。以前我在美國唸書學民調,回國時是最熱門的顯學,現在已逐漸被大數據取代。紐約時報一週的內容,相當於18世紀人一生的資訊量。現在學生在大一所學的知識,可能在大三有1/2就過時了。以前用紙幣支付,用相機拍照,用電視看新聞和影片,現在一個手機即可搞定一切。現在正逐漸流行的智能眼鏡、雲端計算、無人飛機和汽車、太空旅遊等,過去我們可能想都想不到,現在如果你不會用FB或LINE,可能你很難跟年輕人溝通。

    時代變遷如此快速,團部的活動也要創新和變革,藉由創新和變革,來創造思潮,領導潮流,進而引導青年。譬如,過去我曾創辦過校園「烈火青春」迎新演唱會,也曾在北一女創辦過跨年演唱會,第二天一早再帶領青年學生參加總統府前元旦升旗典禮。這些活動,不但是開風氣之先,也受到青年人普遍的喜愛,同時,我也會跟當時的歌手如張雨生、馬兆駿等人要求,請他們在演唱過程中講一些鼓勵年輕人愛國或勵志的話。最近,剛結束的HBL高中籃球決賽,吸引了大批的年輕人,球員奮戰的精神及為榮譽而戰的意志,都給年輕人很好的教育。HBL的成功行銷及富含的教育意義,都值得本團日後辦活動參考學習。

    此外,救國團必須更加密切的與社會互動。救國團不僅是團員或幹部的團,它還是社會所有人的團。社會大眾的支持,才是本團最珍貴的資產。因此,本團一定要與社會維持密切的互動,要與社會頻繁的溝通、對話,爭取社會大眾的瞭解和支持,才有助於本團的生存和發展。經國先生曾說:「我們決不可關起門來和社會隔絕,要實踐理想,必須要有眾多的朋友……我們的事業,一定要以群眾為基礎才有成功的希望。」本團今年已邁入65年,靠著過去歷屆的召集人、副召集人、所有的指導委員、評議委員、對團的監督、指導和鼓勵,加上歷任主任和工作團隊的全力以赴,以及所有義工朋友們無我無私的奉獻,才有救國團今天的成就與基業。我個人要向大家致上最高的敬意與謝意,也承諾會在過去的基礎上,更進一步的深入群眾,讓救國團與社會更緊密的結合。

    各位夥伴,雖然目前本團面臨來自政治上極大的壓力和挑戰,但是,我們不憂、不懼、不惑。經國先生說:「不憂、不懼、不惑,並不是突如其來,必有所恃,而所恃的就是信心。堅信真理不會磨滅,真理始終能照澈人類向著光明。」救國團所作所為,無一不是為國為民,政治上不公義、無道理的打壓,最後很可能會激起社會大眾的不滿。我們面對任何無理的打壓,都不會妥協,也相信我們最後一定會成功。

    救國團是一個情感與道義結合的大家庭,在這個困難的時刻,我們希望全團夥伴及全體義工,人人都能肝膽相照,精誠團結,腳踏實地,埋頭苦幹,爭取青年及社會大眾的支持,讓救國團成為人人的救國團,讓救國團能再造輝煌,成為國家、社會、青年不可缺少的支柱。

    最後,再次謝謝白召集人的厚愛,也謝謝各位的撥冗出席和指導,更感謝那些不在現場的救國團所有伙伴和義工,大家辛苦了!期盼日後與大家一起奮鬥,共創團的輝煌歷史,追求台灣社會的公義和美麗,並讓中華民國永垂不朽!

    祝福大家身體健康!闔家平安喜樂!